老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彩咋玩 时时彩投注包赢 重庆时时彩都是输 重庆时时彩蚂蚁博士 重庆时时彩如何赢钱 时时彩缩水工具免费版 时时彩后三和值表 重庆时时彩算号计算器 老时时彩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彩好中奖么 时时彩后一最牛的算法 重庆时时彩后1选号 重庆时时彩2012年数据 重庆时时彩单双怎么卖

阿多尼斯的朗誦會

2019/03/07 14:11:08 來源:新華日報  作者:畢飛宇
   

  2012年五月的一個周末,是上午,我正在羅馬的街頭閑逛,和我一起閑逛的是羅馬第四大學的漢語老師羅斯。我對她說:“你這名字不怎么樣,中國北方的村姑嘛,類似于紅艷或翠花。”她說:“我知道。”我說:“你也別羅斯了,那我就叫你翠花吧。”她說:“必須的。”


  這時翠花的手機響了。她接聽手機的同時瞥了我一眼,直覺告訴我,這個電話和我有關。等她聽完了,她把手機握在手上,很遺憾地望著我,說:“逛不成了,現在就送你去火車站。”


  電話是威尼斯打來的,電話的那一頭要求我下午五點之前“必須”回到威尼斯。附帶說一句,我是從威尼斯偷偷跑出來的,目的只有一個,用兩天的時間好好看看這個不是用一天建成的城市——什么事“必須”讓我回到威尼斯呢?


  還是先說一點別的吧。我是作為“威尼斯博物館聯盟”的客人來到威尼斯的,為期一個月。我的“工作”就是每天參觀威尼斯的博物館。當然,每年的五月,威尼斯還有一個作家節,我需要參加他們的一兩個活動。事實上,在我抵達威尼斯的當天,威尼斯方面就給了我一張時間表,所有的行程都交代得清清楚楚。可我是一個來自中國的鄉下人,有幾個鄉下人是按照“時間表”過日子的?那還活不活了?我們鄉巴佬有我們鄉巴佬的生活方式,那張行程表也不知道被我“混”到哪里去了。如果日程表還健在,我斷不可能答應翠花去羅馬的。現在好了,給抓回來了。


  作家節的開幕式安排在一個疑似教堂的大廳里。大廳很古老了,巍峨,肅穆,莊嚴,正上方有一個穹頂。也許就是一個教堂。七點不到,大廳里就擠滿了人。我這是干什么來的呢?好不容易等來了威尼斯大學的那個法語教授,巴拉巴拉巴拉,她高高興興地說。在我看來,她的高興是夸張的和盲目的。我想把她的表情翻譯一下:你到底還是趕回來了,好!


  阿多尼斯就是在法語教授巴拉巴拉的過程中走進大廳的,他們是一個長隊,一共有十來個人。一看到阿多尼斯,我當即明白過來了,是作家節開始了。從后來的進程來看,所謂的開幕式,其實就是阿多尼斯的詩歌朗誦會。


  七點整,所有的燈都滅了,大廳里一片漆黑,除了臺上的那盞射燈。射燈照亮了舞臺中央的麥克風,它修長,孤獨。與此同時,大廳靜穆了,鴉雀無聲。我們來到了宇宙。


  威尼斯大學的法語教授上臺了,她站在了射燈的下面。她開始講話,用的是法語。我能聽懂一個單詞:阿多尼斯。我想起來了,阿多尼斯平日里是用法語的。我想,這就是詩人的力量,或者說,詩的力量,在某種特殊的場合,為了你,所有的人可以放棄自己的母語。


  阿多尼斯登臺了。沒有人鼓掌。鴉雀無聲。阿多尼斯矮小和肥胖的身軀在往上走,先是黑暗的,后來明亮了。他開始朗誦,音色沙啞。我確定,那是法語。鋼琴響了起來。也就是四五句吧,阿多尼斯右側的射燈也亮了,燈光小心、謹慎,是那種經過多次彩排后所選擇的亮度。射燈的下面有一張寫字臺,一個男人正在那里書寫。他戴著白色的手套,動作非常非常地慢。寫好了,便把桌面上的紙張拿起來,開始卷,卷成一個圓桶,然后,遞到了一個小姑娘的手里。小姑娘的手上也戴著白色的手套,我估計是威尼斯大學的大學生。然而,此時此刻,她不再是大學生,而是古希臘的女祭司。白裙。無袖。長下擺。下擺上全是講究的褶皺。我轉過臉去,突然看見大廳右側的過道里站立了許多古希臘的女祭司,她們的著裝是統一的,白裙,無袖,長下擺,相隔五六米一個。她們在傳遞,像傳遞火炬那樣,一個一個地往下傳。


  驚人的一幕終于出現了。大廳的頂部突然亮了。地面的一盞射燈把阿多尼斯的詩句投在了穹頂上。射燈在旋轉,阿多尼斯的詩句就開始在宇宙的邊沿蔓延,像天體在運行。那些字都變形了,變了形的文字相當地詭異,已經不像文字了,具備了輻射或流散的跡象。我確信,所有的人都仰起了腦袋,正如康德所說的那樣,在仰望星空。作為一個中國人,我只是奇怪,沒有人鼓掌,沒有爆發雷鳴般的掌聲。這是宇宙的深處,闃然無聲。我唯一能聽到的只是阿多尼斯沙啞的法語。我承認我有了錯覺,像失重,有點飄。我微微有一點恐懼。


  我參加過許許多多的朗誦會,我要說,讓我飄起來的,就這么一回。阿多尼斯當然不是神,也沒有人造神。阿多尼斯是我喜愛的詩人,到此為止。感謝阿多尼斯,在威尼斯,他讓我看到了詩歌的輻射,當然,還有迷人的流散。


  阿多尼斯后來就從臺上下來了,有些疲憊地和我們握手。在和我握手的時候,他沒能把我認出來。我們在北京見過的,我記住了他,他把我忘了,就這樣。我想我這一輩子都不可能遺忘他,就算我把他忘了,我也能記得他的詩——


  向我襲來的黑暗,讓我更加燦爛。


  (編輯:李思)

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
掃描瀏覽
北京文藝網手機版

掃描關注
北京文藝網官方微信

返回首頁
地址∶北京市朝陽區霞光里15號霄云中心B座710 郵編:100028 電話∶010-69387882
河北省保定市復興中路1196號 郵編:071051 電話:0312-3199988
北京文藝網版權所有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京ICP備12048767號 公司營業執照:91110105802944599P
北京文藝網授權法律顧問單位:北京實景律師事務所

时时彩下一期计算方法
老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彩咋玩 时时彩投注包赢 重庆时时彩都是输 重庆时时彩蚂蚁博士 重庆时时彩如何赢钱 时时彩缩水工具免费版 时时彩后三和值表 重庆时时彩算号计算器 老时时彩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彩好中奖么 时时彩后一最牛的算法 重庆时时彩后1选号 重庆时时彩2012年数据 重庆时时彩单双怎么卖
玩彩赚钱技巧 betoo7足球即时比分 出几买几定位胆公式 3d5oo期和值走势图 股票稳赚不赔的方法 时时彩稳赚qq群 mg游戏 1分快三怎么玩稳赚 广东快乐十分精准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