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彩咋玩 时时彩投注包赢 重庆时时彩都是输 重庆时时彩蚂蚁博士 重庆时时彩如何赢钱 时时彩缩水工具免费版 时时彩后三和值表 重庆时时彩算号计算器 老时时彩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彩好中奖么 时时彩后一最牛的算法 重庆时时彩后1选号 重庆时时彩2012年数据 重庆时时彩单双怎么卖

秦昊:觀眾對我有誤解,未必是壞事

2019/04/09 09:14:01 來源:新京報  
   
拍別人的片子,秦昊的態度是,你讓我演我就演,演好演壞,反正我演了。對婁燁,他是,從答應的那一刻起,就覺得責任巨大。

image.png


  記得幾年前因為另一部電影采訪秦昊時,他穿著大紅色的西裝套裝和花襯衫,頭發噴得高高的,不管不顧地在沙發上伸著腿,采訪間隙邊抽煙邊跟工作人員開著玩笑。


  可能因為回到了婁燁導演的作品,秦昊也進入了他最熟悉的狀態。叫他去走廊里拍照,他用一貫的放松步子踱過去,頭輕輕地抵在墻上,偶爾一抬眼看向鏡頭。這可能就是婁燁曾經提到的,與秦昊第一次見面時看上他的原因:走路姿勢特別迷人,是一種生活中人的迷人。


  做秦昊的專訪,常暗暗替他捏把汗。很少有演員會公開表示對自己出演的作品不滿,秦昊不,他批評起自己的作品不加掩飾,罵起導演也毫不含糊。但是對好的導演、好的作品,他挺直背滿臉的驕傲,有時候像個特“擰”的小孩子。

image.png

《風中有朵雨做的云》開拍第一天,秦昊就被婁燁要求拍攝全片的重頭戲

  
  電影伴侶


  “寵我、讓我抓狂的,都是他”


  《風中有朵雨做的云》(以下簡稱《風雨云》)是秦昊跟婁燁合作以來壓力最大的一部電影。本來已經說好,合作了三部電影,該休息休息了。然而在開拍前婁燁又找到秦昊,說,這個角色還是得你來。


  拍別人的片子,秦昊的態度是,你讓我演我就演,演好演壞,反正我演了。對婁燁,他是,從答應的那一刻起,就覺得責任巨大。


  在了解劇本和人物后,秦昊覺得反映時代變遷的《風雨云》是像《美國往事》一樣的史詩作品,特殊身份、復雜關系,都是自己在以前的表演經歷中從未碰到過的,如果自己不好好演,就太辜負這個角色了。拍攝時正趕上秦昊的太太伊能靜快要生產,到了預產期秦昊還在打電話問太太:“導演說能不能再拍幾天,你能不能晚幾天生……”搞得他心力交瘁,還被太太嫌棄說“你和婁燁才是真愛”。


  秦昊說婁燁很寵他。每次演戲,秦昊啪啪啪說一大堆自己的想法,婁燁靜靜地聽,然后說,好,試試。婁燁滿足了秦昊屬于演員的部分創作,這在別的導演那里幾乎是不可能的。拍《浮城謎事》時秦昊拿到的劇本只有六場戲,他花了三天跟婁燁聊到三十場。《推拿》里秦昊最想演的是王大夫,興奮地告訴婁燁自己想這樣改那樣改,婁燁告訴他這個角色不能自由發揮,秦昊想一想說,那我演沙復明吧,我想怎么來就怎么來。


  然而最讓秦昊抓狂的導演,也是婁燁。《浮城謎事》中有一場戲是郝蕾飾演的妻子和齊溪飾演的情人狹路相逢,本來拍攝計劃中沒有秦昊的戲份,拍了二十多條后,婁燁突然推秦昊,你進去。三個演員都驚呆了,就這樣把戲演了下去。


  到了《風雨云》,婁燁更“過分”。秦昊飾演的房地產商姜紫成在整部電影中最高潮、最激情的一場戲,婁燁安排在第一天拍。當時他跟宋佳和陳妍希還沒有見過,三個人忍著尷尬硬上,演完了這場戲。對于第一次跟婁燁合作的陳妍希來說,演婁燁的戲是個恐怖的過程,也是自己當演員以來從沒有經歷過的。演到自己已經手足無措到心里發毛,婁燁還是不喊停,讓她對自己的演技懷疑了好長一段時間。第四次合作的秦昊,依然備受這種拍攝方式的折磨,但是已經能明白婁燁的意圖。“我覺得出來的很多閃光點,都是在他不喊停的時候把你逼到極致而演出來的。你本能的求生欲所反映出來的狀態,對電影來說是有幫助的,也是婁燁想要的”。

image.png

《浮城謎事》中,秦昊飾演一個陷入多角戀的中年男人

  
  “每次演婁燁的戲,就像剝一層皮。”秦昊苦笑。


  但即使這樣,秦昊從來沒有拒絕過婁燁。無論是《春風沉醉的夜晚》,還是《浮城謎事》中因出軌在暴雨中殺人的丈夫,或者《推拿》中的盲人沙復明。他覺得一個演員應有的態度是,“這個角色我沒有任何信心,我不知道怎么演,我不接,而不會因為這個角色是邊緣人物,我就不演了。”


  2009年合作《春風沉醉的夜晚》前,秦昊有過猶豫,擔心自己費勁兒拍的電影沒人看,但他更擔心如果拒絕,就再也沒有跟婁燁合作的機會。


  如今,40歲的秦昊依然套用自己的拍戲原則:角色喜不喜歡,故事夠不夠吸引,導演值不值得信任。三個都齊了,接。剩下的事情,不是演員需要考慮的問題。拍《春風沉醉的夜晚》時婁燁說:“昊子,拍這部電影是你做了一件特別偉大的事,很多人會感謝我們”。秦昊一直記著這句話。


  《風雨云》發第一版預告片,伊能靜在微博上看完,對秦昊說:“沒辦法,婁燁就是婁燁。”首映看完片,沒人看出秦昊臉上的痘印是每天花費兩小時一點一點貼上去的。剛進組的時候秦昊看到的是光鮮靚麗的井柏然,沒過幾天,也被導演要求在臉上畫上斑斑點點。井柏然開玩笑說,“等拍完這部我一定要接部偶像劇!”秦昊也在記者會上“控訴”婁燁:“以后合作沒別的要求,能不能至少讓我看起來干干凈凈的。”

image.png

秦昊說在《推拿》中演沙復明的好處就是,想怎么來就怎么來

  
  “他要不晃,他就不是婁燁了”


  真實、力量、美感,是秦昊對婁燁導演作品的形容。在他看來,婁燁的作品不能用單純的“文藝片”來定義,而是擁有屬于導演獨有的審美和氣質,這是最吸引他的。同時這些現實主義題材的作品擁有著強大的力量。“說出來你可能都不相信,我跟婁燁這么多年,好像都沒一起吃過飯。”他把婁燁形容成純粹的電影伴侶,兩個人所有的見面都是在辦公室里,從中午12點聊到晚上12點,聊電影,偶爾也聊聊身邊的人和家庭。他敬佩婁燁旺盛的創作力,把這當成一份感恩。

image.png

其實,秦昊在電影里跳舞,絕非僅有一部《青紅》,《推拿》《風中有朵雨做的云》等中都有類似橋段。

  
  秦昊對婁燁的風格也不是沒有“怨言”。


  2012年《浮城謎事》上映,秦昊領著全家坐在影院中間排觀影。電影開場沒多久,五十多歲的阿姨就受不了晃動的手持鏡頭出去吐了。后來只要和媽媽、姥姥打電話說又跟婁燁合作,她們就說:“你能不能跟婁燁說一下,別讓他那么晃,受不了。”秦昊回:“他要不晃他就不是婁燁了,想不晃那就找別人拍吧。”


  《風雨云》首映,片方給觀眾發了嘔吐袋,還在海報特別提醒大家不要坐前三排的座位,依然有不少觀眾出來覺得頭暈。秦昊喜歡這種紀實感、貼近的拍攝方式,覺得好酷。但他也覺得這對很多普通觀眾來說,真的是一個門檻。


  “你有跟婁燁建議過嗎?”


  秦昊馬上一臉嚴肅:“這個怎么能說呢,這個越級了。我是演員,我哪有資格對導演說你該不該晃。而且婁燁拍的是作者電影,就是這些點點滴滴的與眾不同又恰如其分,最后形成了婁燁的風格和美感的東西。如果把它變成通俗的大雜燴,大家看個熱鬧,那就不是婁燁了。”


  妻子伊能靜是婁燁的影迷,每一部作品都愛到不行。問他,伊能靜有沒有說過也想參與到婁燁電影中,秦昊想了想,“我覺得她內心一直都有這個想法,但是她沒有跟我說。她懂得婁燁的珍貴,所以她肯定是想的。”


  “但算了,我不想她演,”秦昊苦笑一下,“我家,我一個人受婁燁摧殘就可以了,再摧殘我老婆,我心里過不去。”


  但其實伊能靜“差點”就以另外一種方式在《風雨云》中出現。片中有一段上世紀九十年代以臺灣為背景的戲,劇組搭了一個很有時代感的歌舞廳布景。有天秦昊去現場,婁燁導演突然抓住他說,你看,這是什么。原來歌舞廳里貼著伊能靜年輕時的海報。那個年代,伊能靜、方文琳和裘海正組成的飛鷹三姐妹是臺灣最紅的。“可惜這個鏡頭最后被刪了。”

  戛納真好,比所有夜店里最嗨的都要嗨


  因為高中時迷上姜文的戲,本來打算畢業后在家鄉當公務員的秦昊告訴父母要去考中戲。從理科轉到文科,什么表演訓練課都沒上過,他就輕松拿到了中戲專業第一名的成績。


  結果,進了中戲勤勤懇懇學習的秦昊,反而落在了后面。同班同學章子怡拍了張藝謀的《我的父親母親》,劉燁拍了《藍宇》,心高氣傲的秦昊直到畢業了還在挑劇本。畢業第一年他推掉了8部戲,第二年拒絕三部,到了第三年就沒人再來找他了。那時,章子怡已經去了奧斯卡,劉燁和秦海璐拿了金馬,秦昊卻在跟朋友做外貿生意,喝酒混夜店。


  畢業第五年,在飯局上秦昊碰到了王小帥,終于等來了自己滿意的劇本。


  在《青紅》里,秦昊飾演上世紀80年代貴州山區的青年技工李軍。有一場戲是李軍穿著格紋喇叭褲,戴著蛤蟆鏡,跳貓王的舞步挑逗女學生。法國媒體把這場戲與《低俗小說》中那段著名的“剪刀舞”片段相媲美,據說楊德昌導演也對他詮釋的小鎮青年贊不絕口。在王小帥導演的新作《地久天長》里也有一段舞廳的戲,很多人都說那是在重現秦昊當年的表演。


  2005年秦昊憑借《青紅》獲得戛納電影節最佳男主角提名。也是在那個時候,他知道了自己所從事工作的意義、價值,電影和創作者的至高無上。之后參演的《春風沉醉的夜晚》《日照重慶》《浮城謎事》讓秦昊四赴戛納。


  現在回想起第一次去戛納,秦昊還是很興奮,“戛納這個小城就是為了你們這些人準備的。這比所有夜店里玩得最嗨的都要嗨。我當時就在想,我終于牛了。”那次經歷也被秦昊形容是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感受,但經歷過之后,現在的他反而對獎項看淡了很多,覺得這是“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”,得獎了,開心,沒得獎,也沒有不開心,繼續演戲。

  
  不會因為錢再去接不好的戲


  有導演這樣評價秦昊:“他堅持拍了很多年文藝片,始終是只在最好的電影中出現的演員。對導演來說這種堅持是很可貴的。”所以當秦昊出現在綜藝、網劇、電視劇、訪談節目中時,不少人覺得他變了,這個“文藝男”終于開始掙錢了。


  秦昊的回答很坦誠,他說:“我在接戲的初衷上沒有任何變化。可能有的時候認知錯了,戲不好,我也愿意為這個所謂的惡果買單。買彩票也不可能總中啊,對不對,我也有眼光不行的時候。反正是我自己選的,我認了。我不怕演了爛戲,怕的是不真實,不好的我沒法說好。”


  2016年,秦昊參與了《歡樂喜劇人》。有幾期節目標題是“秦昊最新小品”“跨界逗比笑出新花樣”。喜歡他的影迷傻眼了。秦昊倒是一臉輕松,“玩得挺開心,演得挺過癮。”


  今年秦昊又接了邀請他兩年的配音節目《聲臨其境》。去年9月拍完上一部戲,他一直碰不到好的劇本,就在家休息,每天陪女兒和家人。大概過了五個月后,秦昊慌了,覺得一個男演員最好的40歲黃金年齡,每天不出門跟老婆孩子玩,好像有點說不過去。這個時候《聲臨其境》又來邀請他,秦昊就答應了。


  《聲臨其境》打破了他對綜藝就是玩、鬧的印象,他沒想到節目中一幫非常專業的演員那么玩命、認真地去做一件事。他喜歡節目組的友善,沒有炒作點,沒有窺探私生活,大家高高興興地比賽。觀眾反響不錯,調動起了秦昊東北人的喜劇天賦,也想著“那我就讓你們也高興高興”。


  綜藝讓秦昊在電影外看到了可能性,他慢慢把自己打得越來越開,反而狀態更加舒服了。他覺得現在的自己放開了,時機也對了。“因為我什么都接了,所以我終于有底氣可以說,只要我覺得不好的,哪怕我休息一年、半年,都可以跟你說NO。我不會因為錢再去接我覺得不好的戲了。”

image.png

  
  網劇則是秦昊又一個“正確的選擇”


  有段時間他接到的電影劇本“爛得我都想罵街。在電影院上映一天的也叫電影?看著我就生氣。”電視劇也不在秦昊的考慮范疇。當初他拒絕《步步驚心》,說覺得愛來愛去沒意思,后來吳奇隆因為演這部電視劇火了,他也不后悔。


  這個時候網劇《無證之罪》找到了秦昊。“我一看就覺得人物太豐滿了,很多電影都沒法拍成這樣。”跟年輕班底的合作讓秦昊找到了當年拍學生作業的感覺。


  而看到身邊的朋友郝蕾、譚卓偶爾會活躍在話劇舞臺上,嘗試過了綜藝、電視劇的秦昊也有點心癢。但他總覺得自己在電影上還能再多完成點什么,現在去做話劇,是一件特別奢侈的工作。“就是等吃飽了撐著的時候再去演話劇吧”,玩笑里帶著敬畏。

image.png

  
  文藝是生活態度 是不矯情、不造作


  不演戲的時候,秦昊在臺北生活。接送女兒上課,帶女兒去公園玩,跟太太去電影院看電影,可以說臺北是他演員身份的背面。


  看秦昊的作品,你會覺得生活中他也是憂郁的、文藝的,但其實他是個陽光、幽默的人。因為這種強烈反差,他有段時間曾覺得特別有成就感,覺得是演技得到了認可,沒有辜負婁燁和王小帥的信任。但慢慢地,他發現這讓他在生活中碰到了不少困擾。


  比如跟伊能靜宣布結婚時,伊能靜的微博下面全是“你千萬不要跟他在一起,他是渣男”的留言。“從那個時候我才知道,原來觀眾對我的所有認知,都是來自于我的作品,因為他們看不到生活中的我。可這就是演員工作的一部分。如果大家對你的生活了解到就像是家人一樣,我就沒法再在角色中‘騙’到他們,至少難度會增加很多。后來我想清楚了,為了演戲,為了還能‘騙到’你們,我就讓你們誤解好了,沒什么”。


  同樣容易讓大家忽略的,是秦昊的努力。很多人覺得秦昊是“靠天賦和運氣吃飯”,碰到的角色都適合他,也不怎么需要磨煉演技。秦昊說,這就像上學的時候有兩種同學,一種是每天都在玩,一考試就第一,另一種是天天學,一考試成績就不行。“作為演員,我更希望能成為前一種。沒有任何一個角色是我說演就能演了,但我不想讓大家看到,也沒必要。”從帶著話劇舞臺范兒到學著控制收放之間的分寸,秦昊用了十年,但他幾乎不跟別人說。


  他不喜歡別人給他貼上文藝的標簽,即使是在生活中。對秦昊來說,文藝更像是一種生活態度。包括對工作的態度、對家人的態度、對身邊朋友的態度。“我覺得文藝跟真實是息息相關的,不矯情、不造作。”


  《風雨云》上映,秦昊說可能的話,自己不想去看。如果有選擇,他甚至不想看自己的任何電影。因為他覺得作為演員,演完就算完成了工作。最終被剪成什么樣,跟自己無關,觀眾看不看,跟自己也無關。他不想在重看時發現自己表演上的遺憾,給自己找不痛快。他有個小小的心愿,等自己年紀大了,抱著孫子,說,孩子,咱們看部電影吧,那時再回顧自己的作品。


  (編輯:夏木)

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
掃描瀏覽
北京文藝網手機版

掃描關注
北京文藝網官方微信

返回首頁

相關文章


地址∶北京市朝陽區霞光里15號霄云中心B座710 郵編:100028 電話∶010-69387882
河北省保定市復興中路1196號 郵編:071051 電話:0312-3199988
北京文藝網版權所有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京ICP備12048767號 公司營業執照:91110105802944599P
北京文藝網授權法律顧問單位:北京實景律師事務所

时时彩下一期计算方法
老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彩咋玩 时时彩投注包赢 重庆时时彩都是输 重庆时时彩蚂蚁博士 重庆时时彩如何赢钱 时时彩缩水工具免费版 时时彩后三和值表 重庆时时彩算号计算器 老时时彩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彩好中奖么 时时彩后一最牛的算法 重庆时时彩后1选号 重庆时时彩2012年数据 重庆时时彩单双怎么卖
体彩八码组六最大遗漏 818彩票是不是真的 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全天pk10最精准计划稳定版 3d技巧文库 最精准的三肖六 注册送38.币的捕鱼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技巧 宝宝计划破解免费版